君若

开坑不填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出lofter

哈哈

王的故事02

已经是快要到下午两点的时间了,我们的王托尼斯陛下还没有吃饭。
托尼斯百无聊赖的翻着最新一期的剧本,是的,很无聊,他很无聊。
剧本已经翻来覆去好几遍了,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早餐也没有吃,肚子早已饿的咕咕叫。
可他就是不想吃饭。
“陛下,我知道您没有什么胃口,可好歹吃点吧。我再去把餐点热下,希望您能赏给厨师点面子吃一口。”侍女塞蒂第五次敲门哀求道。
托尼斯叹了口气,“好了我知道了,不用再去热了我这就来。”
“谢陛下!我这就去布置!”
听着侍女飞奔而去的轻快脚步声,托尼斯又叹了口气,拖着步子不情不愿的去了。
其实还是挺饿的,但这才不是傲娇呢。王心想着。

王的故事01

一天早上,拉尼斯王从床上醒来了。
他起床去卫生间,无意间低头发现自己的鞋穿反了。
“连鞋都没有穿好,我是个多么无用的人啊!这样的我根本不配当个王。”
王这样想着,度过了自省的一天。

每次觉得lofter的文字排版太麻烦了直接上图。。

【赏樱闲谈】(一)
前段时间码的小段子

我们很忙,我们无暇顾及他人,愿我们各自安好

叶落无言(一)

“这就是十二年前被莫门灭门的那个唐家少爷?看那一身白衣,杏眼,错不了。”
“哎瞎说什么呢只是父母被害了……不过,和灭门也差不多了。”
“不过我现在看他那样,估计是在顾家呆久了这种事早就忘了吧。”
“那是,顾家怎么着也是江南望族。再说了,唐家一向与顾家交好,顾家对唐言,对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了。”
……
街道两旁的行人眼光不停的瞟向路中间的两人。那两人看起来像主仆又不像主仆,因为那蓝衣少女与其说侍女倒不如像侍卫。身着浅蓝色衣裙,头发简单挽了下,面无表情的跟在白衣少年身后。
“那跟在唐家少爷身旁的少女是谁啊?”
“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唐家被灭门的那一天有个脏兮兮的女娃跟在唐少爷身后出现了。”
“不是吧,唐少爷心真大,这么个晦气的女娃还留在身边。”
“嘘小声点,饿死的骆驼比马大。”
“怕什么,这位唐少爷脾气可好着呢,哈哈哈……”
蓝衣少女似乎是终于忍无可忍,把手放在腰侧的剑柄上又马上被另一个手按住。
“好了好了别那么生气了,市井之徒就是如此,好不容易来玩一趟,为他们气坏了身子不值。”
身旁的白衣少年歪着头,笑眯眯的对着少女说着。边说还边安抚性的摸了摸少女的手。牵着少女的手大步向前走。
“呐呐,芜吃不吃肉包子啊,刚出笼的很好吃哦。”
“嗯”芜小声的回答,面上有些红晕。“唐言你也吃。”
“好,我们再去吃其它好吃的,走。”少年牵着少女的手继续走着。

————————————————————————
填个坑,感觉这就可以当结局了,嗯,有时间再填填吧。对了我前几天去B站无意看到有个直播间叫“叶落莫言”2333感觉是种缘分吧。

【阴阳师大天狗】彩衣娱亲梗

第三次发了希望不要再出bug了

【空之境界】白纯里绪场合

根据剧场版私设了白纯里绪的黑化。
白纯里绪第一视角。
私设注意,建议看完剧场版再看


1995年4月,我遇到了她。
她实在是太特别了,我想不仅仅是我,很多人的目光都在若有若无的瞟向她。
不过我敢确信,没有人比我更——迷恋着她。
(一)
遇到两仪式后没多久,我就疯狂的迷恋上了她。干净利落的短发,切身的和服,放学路上清脆的木屐声,还有那默然的眸子,无一不让我着迷。
我开始跟踪她,用相机记录着她的一切。在热闹的人流中,她默然地望着人群,或者默然的低头看路。
我知道我的跟踪早就被她发现了。在我开始跟踪没多久,一次拍照时,她的眼光瞥向镜头,我手一抖,相机掉在地上发出了清亮的声音。她是不可能没听见的,但她没有管,或者说,她不屑于管这些。
(二)
最近有个叫黑桐干也的小子让我很火大。喜欢两仪式的人很多我知道,但两仪式好像和他的关系特别好,不,应该说,两仪式她只有黑桐这一个能够一起说话一起午休吃饭的人。
真的很不爽啊,就像是我先盯上的目标被人捷足先登了一样。我也不是没想过和两仪式搭话,但是,我跟踪她也有段日子了,我知道她不太喜欢与人交往。我喜欢她默然、安静的样子,不想轻易去打扰她。为什么黑桐这小子没有退缩呢,为什么两仪式允许他称呼自己为“式”呢。明明我更体贴啊,不是么?
(三)
我决定退学,几个学弟为我举办了送别会,黑桐也来了。
结束后,我二楼楼梯处遇到了两仪式,她正要离开学校。
“哟,两仪,我知道你忍了很久了,但连续四起真的没问题么?”
她没说话,继续走了几步,然后边走边说:“走开,懦夫,我不和胆小鬼说话。”
切,我捏紧了拳头,咬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下楼准备追上她。却看见两仪式和黑桐那小子一起在屋檐下避雨。黑桐靠在旁边的柱子上哼着小调,两仪侧头望着他。
他们看起来是如此的相配,身旁安静的氛围让人不忍打扰。
不,一定是我眼花了,我不承认。
(四)
我呆呆跟在一个小混混身后,走向一个死胡同。
耳边一次又一次的传来刚才那几个小混混的话“……那小子就是个胆小鬼,一个人去就好了,记得把钱都搜上来,不过嘛,他也一定不会抵抗的。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就是,那个胆小鬼,哈哈哈……”
他们的笑声伴着两仪的胆小鬼不停地在我脑中循环,此起彼伏。“胆小鬼,哈哈哈哈”“走开,懦夫”“胆小鬼,他就是个胆小鬼,哈哈”“我不和胆小鬼说话” 不,我不是胆小鬼,我不是,我不是胆小鬼,我不是。 墙边靠着个木棒,我拿在手中。我不是。看着前面人的背影。我不是胆小鬼!
一棒子下去,前面人倒在垃圾堆里,鲜血向四处溅开,有好几滴落在了我的脸上和头发上。
我扑向他的尸体。
(五)
“啊,黑桐,有段时间没见了。”我对迎面而来的人打招呼。
“是白纯学长啊,好久不见。”
“附近就是咖啡店,我们喝杯咖啡聊聊天吧。也算是当初你们为我开送别会的一点回礼。”说完,我拖着黑桐的的胳膊去了咖啡店。
再过一会,两仪就该赶到杀人现场了吧,真想让黑桐你看看两仪那不为人知的一面啊。呵呵,那还真是让人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