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簧

挣扎填坑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出lofter

笑曳花·彼岸花开(四)

晴明×黑晴明
私设,ooc

虽说是梦,但他还是惊到了,他不禁怀疑这是谁在和他开的玩笑,就想捉弄他看笑话的。
这次他没有呆住,认真打量着面前身形和他极为相似之狐。随后晴明放弃了,微微垂下眼。这种怪异感觉太强烈了,面前这只狐狸除了发色兽耳还有那只狐狸尾巴外与自己看起来没有差别。
在晴明观察的同时,那只狐狸也在歪着头看着他。见他把眼神移开了有些急了,俯下身子抬头对着晴明的眼神,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晴明的嘴角,又讨好的用脸蹭了蹭晴明的脸。
晴明惊的从梦里醒来一下子坐了起来,把玉藻前吓了一大跳。

玉藻前从桌上的茶壶里倒了两杯茶水,给了晴明一杯,又坐回凳子上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你是不是梦到一个长得和你一样的妖怪了。”晴明刚喝的水堵在喉咙里,他盯着玉藻前。
“准确来说,是只狐狸吧。”玉藻前放下茶杯,转过头看了晴明一眼,“我的孩子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拥有妖怪血统的人类都做过这种梦。”
有妖之血的人类在成年前一段时间内回梦到化身为妖怪的自己,成年后就不会再做了。简单来说,就是人之血与妖之血在抗争,所以,有些人在成年后妖性会大大减弱甚至消失,有些人则会变成妖怪。
晴明听完后问玉藻前“那梦中变成妖怪的那个自己是否会有意识呢?”
玉藻前愣了下,笑着说“一般来说会有一点意识,但不会太强。怎么,那个你对你做了什么么”
晴慢慢的点了点头,“他q…”“嗯?他怎么你了?”晴明咬咬牙,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不出口。“他用他的脸蹭了我的脸。”
“没事,他把你当同类了在对你表示友好呢。”
接下来玉藻前又说了些什么,晴明没怎么听进去,低着头,脸有些红。

笑曳花·彼岸花开(三)

晴明×黑晴明
私设,ooc

即使玉藻前活的够久了,也未免有些愣神。自己就想来看看小侄子而已,这小子看起来也太不对劲了。死命攥着自己的衣袖不说还嘀咕着什么,就像是魔怔了一般。“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今天来的目的根本就达成不了啊,别说目的了”他瞥了眼被捏的皱巴巴的衣角,“连说句话都说不上吧。”使了个法术,将小子弄昏后抱进了屋里。奇怪,怎么这小子身上妖气怎么感觉比上次来更浓了。
算了,先让他睡一觉冷静一下吧。

晴明又做到那个梦了,也许自以为亲眼见到了那只狐狸,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扯过银发少年的胳膊。
一个重心不稳俩人都摔倒进了花海里。
晴明懵了。
追了三年都没碰到过衣角,现在那只狐狸却压在自己身上,即使是在梦里。
他看了看眼前的月亮,又转了转眼珠。没错,还是那片妖冶的彼岸花花海,可是触觉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一伸手就可以摘下,身上的重量感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真实。挺重的。
保持了这种变扭的姿势好一会儿,银发少年似是终于受不了了,动了动身子起来了。顺便把大脑还在当机的晴明拉了起来,温和的朝他笑了笑。
周围似有似无的雾气散开,银发少年的脸也渐渐看的清了。
那是张和他在镜子里看过无数次的,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

笑曳花·彼岸花开(二)

晴明×黑晴明
私设,ooc
*
安倍晴明是平安京当之无愧的第一阴阳师。这个头衔足以让旁人羡慕,但他其实还有些反感这个称号。他继承了一部分狐妖的血统,能与众多妖怪签订契约不被反噬与这个密不可分。所以他常常觉得有些好笑。
幸而也有一些良善的妖怪,虽然很少,但给了青年的晴明以慰藉,不然这个一根筋的青年可能要自刎谢罪。
十三岁的某一天,晴明开始做起那个有着大片彼岸花和妖冶狐妖的梦,这个梦境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梦中,直到他失去记忆以前。
十六岁,他遇到了玉藻前。
*
遇到玉藻前的那天晚上,他很激动,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在他梦中肆意的狐妖。
他面部有些扭曲,死命拽着那只大妖的衣袖。
“终于抓到你了。”

花曳笑·彼岸花开(一)

晴明×黑晴明
大量私设,可能有角色崩坏

他又做了少年时常常做的梦。
大片大片妖冶盛开的彼岸花海中,一个银发有着狐狸耳朵的少年立于此。他松松垮垮的披着玄色的浴衣,迎月而舞。之所以知道那只兽耳是狐狸耳朵是因为每次他慢慢靠近那个少年,却总在只有两三步就能够到时,那个少年转过头来,对着他妖魅一笑然后化为狐狸逃掉了。
不愧是妖怪,真是妖孽。晴明想着。
*
“晴明大人,晴明大人醒醒啦”小白拿爪子轻轻的推着晴明的脸“果然前几天和黑晴明的战斗太过辛苦了么,这几天一直没有休息好的样子呢,可是今天约好了与源博雅还有神乐大人去竹林考察一番的啊……”小白在一旁碎碎念着,突然瞥见晴明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一抹妖冶的笑容一瞬而逝。“晴明大人你终于醒啦,身体没问题了么?”
“没事了,你先去通知源博雅他们吧,我收拾下马上就来。”晴明摸摸小白的头,温和的对他说到。
“好的晴明大人,那我去喽。”
“嗯,去吧。”他站起来穿好狩衣,走到镜子前摸着自己的银发对镜中的自己粲然一笑“终于要抓到你了”

准备开个花曳笑的坑,阴阳师同人系列。
花儿笑容和你

王的故事04

王躺在床上七七八八的想着事情。
想着想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最近的一系列行为就像小孩子一样。特别是不吃饭的行为简直比小孩子还小孩子,就差在身前贴张纸写着“我心情不好,求安慰求抱抱”了。
王恨恨的拍了下床,拍完后又觉得现在这个行为好像也挺幼稚的。
王想撞墙。
王继续想着以前的事,把从小到大的还记得的各种黑历史都回忆了一遍。
太羞耻了,别说当王了,托尼斯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想着想着,越想越精神越兴奋,又想了其它事。
于是王成功失眠了,临到清晨才睡了一小会儿。

王的故事结局

今天中午想了个比较喜欢的大结局先码着。也有一些大纲啥的。
结局:塞蒂离开了王宫。七个月后王城被攻破,托尼斯为了城民选择了投降,新王接手。托尼斯被软禁在王宫里。新王为了稳定新政权不能杀了托尼斯,所以将塞蒂也接到王宫。塞蒂给托尼斯下毒之后自己也自杀身亡。

要点:新王不是片面向反派。塞蒂和托尼斯莫种意义上很相像,他们的感情不算爱情,更像王与臣的关系或者更为复杂的关系。他俩小时候都有一段不太好的经历,对他们现在的性格待人处事有很大的影响。

以后会加更多的人物,什么老臣,父王啥的都会有吧,嗯

王的故事03

托尼斯王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半天了,从早上开始,现在都傍晚了。
侍女塞蒂第八次敲门了,“王,出来吧,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也要先把自己照顾好啊。”其他人早就见怪不怪了,可塞蒂仍是坚持不懈的敲门。
在敲到第十一次时,王终于忍不可忍,怒气冲冲的把门摔开,把自己的脚都砸了一下,疼得差点叫出来。
王瞪着塞蒂,攥着门把,“你知道么,我可能哪天忍不住了会用马鞭把你抽到昏死,让我一个人待着不好么。比起吵架冲突冷战不好么,互相冷静一下至少不会给彼此身体带来什么实际上的明显伤害。”
托尼斯王就这样攥着门把和塞蒂在门口对视了好一会,期间王的眼睛一眨不眨,眼睛干得眼眶都要湿润了。幸好塞蒂两手提着裙摆弯下腰给王行了一礼。
“你不会这样的,来餐厅吃饭吧王,今晚我特地让厨师煎了你最爱吃的牛排。”

复活灵药(一)

你是我的复活灵药,喝一次就能回血满满开心好几天的那种。
但是啊,药效这么强,一年只能使用那么几次。
所以每次找你都是我无力,绝望到了临点的时候。平时心情不太好时也想和你聊聊天,不,无论什么时候都想和你聊天。不管说什么,每次和你聊天都会很开心,很开心。

这天晚上桑在看着书,看着看着眼泪又不知不觉的流下来了。心理好像有成吨的悲伤堵在胸口,闷闷的,很难受。
“这可真是有点奇怪了,”桑侧着头躺在桌上,一边流泪一边想着,“我的人生好像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悲痛的事啊,怎么会这样呢,果然是我太过于矫情了吧。”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自杀,他现在就想跑到附近的湖里跳下去。“不行,听说那样临死前会痛苦好一阵子什么七窍流血而死。太可怕了。”他认真想着自杀的方法,眼泪还在不停的流,手上也不停的擦着鼻涕。又想了会,觉得自杀的方法大抵十分痛苦,他希望能够保留全尸不怎么痛苦的自杀。
算了,还是算了,其实他怕疼,也挺怕死的。可是为什么已经想好了,说好了,眼泪反而越流越多呢。他捂住鼻子,放声大哭了起来。
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时,他忍不住拿起一旁的手机打电话给岚。
……
……
“我怕我这样太依赖你了。”桑蹲着一边扣着脚一边说。
“啊?你?依赖我?”满满的不可置信。
桑轻笑一声,“对啊,就像游戏里的复活灵药一样,使用一次就能全部回血,所以平时不舍得多用啊。只有在关键时刻才用那么一次。”
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岚应该会躲着自己好一阵子了吧。